作为一个ingress游戏玩家,驻守边疆是一种什么感受?——riverhe

忘了是怎么入坑的了,总之当时想找个能到处走路玩的游戏,就找到了ingress。作为新疆玩家,困难是显著的,大家都知道这里曾经断网一年。围城中的围城。说多了都是泪。

边疆的po数量非常少,市区里面的po相距也常常几公里远,一脚三的情况只有在公园里才有,而公园目前晚上是不开放的。我基本都是晚上出去散步的时候顺便插脚炸po。在一番艰难的升级之后,终于到了7级。这时候慢慢也和一些蓝军玩家有了交流。

乌鲁木齐有个著名的绿军毒瘤po,米东,

clip_image002

这个po众所周知,门口有荷枪守卫,进去必须里面gov工作人员带领,绿军有个大佬级玩家sky472146在里面驻守,曾经长期盖过中国西南,云南,四川,西藏等地。

clip_image003

米东当时盖中国西南的多重。

云南大佬subhell联系到我,希望能解决掉这个毒瘤。然而我实地一考察发现根本接近不了这个po。然后在游戏里面举报了一下违规po,结果大家都懂,猩猩根本不理这种举报,后来我也想清楚了,猩猩一定理解不了为啥这地方不让老百姓进去,我去美国旅游的时候去参观过加州的州政府,外国人都能随便进入,和我们这边差别很大。于是毒瘤依然是毒瘤。几个7-8级的新疆玩家一合计,干脆去炸绿军大佬的8级床po好了,于是我带着evan,wzrmc等几个蓝军去炸了绿军大佬的床po,谁知惹的绿军的大佬在公频上骂我小屁孩。士可忍孰不可忍,第二天我就去了米东,在想了各种办法之后,混了进去。用半桶7炸端了米东的毒瘤。

再后来,这边的安检更加严格了,要端掉米东,合法的办法只能打电话给绿军大佬sky472146, 说我来炸你的po了,麻烦到大门口接一下。然后一个炸一个守,当然这都是不可能的。再后来米东这个po又立了几次,在仔细研究地图后发现有个地方能接近到100米之内。虽然摸不到po,但用八炸可以波及到。接下来几次都是这么荡炸了米东。同去的有本地的evan,湖南来的catdontlikefish等。之后基本和绿军相安无事,新疆最高级的只有一个15级绿军sky,我也没盖场阻止他升级,希望后面至少新疆有人审po吧。

再后来,evan去了东北上学,东北蓝军速速和圈圈等一伙人策划了个盖乌拉巴托的活动,盖完之后,可以在欧洲的碎片站多得到一个球门。新疆这边需要有个玩家去吉木萨尔,这个地方距离乌鲁木齐大概300公里。当时我的任务就是到点把po毒掉重建,然后守住。一大早天没亮就开车出门。三小时后到了吉木萨尔。接下来就是毒po,守po。

clip_image005

吉木萨尔的po灵

乌鲁木齐的绿军并没有来,飞机貌似也没见到。我干完活基本就是摸钥匙,等结果。东北那边战况却很激烈,蓝军和绿军在大庆展开了游击战。费了不知道多少sblink. 但保护link直到最后一刻都还有。于是,蓝军最终成功盖住了乌兰巴托。蓝军得到一个球门,碎片站的玩家也很给力。最终蓝军险胜,结果就是蓝毒终于可以摸到了。

再后来,全球碎片战开始了,这次猩猩貌似要做死的节奏,把碎片设置成5小时一跳,当时的北方气温室外都是零下10度左右。让人如何守po啊?好在第一轮基本从南方开始,尼泊尔蓝军原本要把碎片移到我有钥匙的尼泊尔po上,然后我拉来新疆的双球

clip_image007

托克逊的双球po

,但是试了三次,不是连早了就是连晚了,最终没有成功。被绿军传去了印度。

边疆去内地太远,后面我就只能远程协助杭州那边,后来碎片从时尚女一直被拉去了大通新村,眼看就要过了钱塘江。而南边绿军已经做好一个直达海边的快速通道,送去台湾球门就很简单了。于是我在蓝军公屏上喊了几个路过的蓝军帮忙在滨江区沿江设挡,情况紧急,这样虽然不好,但是也调动了一下蓝军的士气。拉图赶紧把我拉进了intel群,当时intel缺人,我报名参加了3点的intel组。并且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意见,希望向北传球,从大通新村向东向南都很危险。碎片绝对不能过江,但接下来比较尴尬,有人另起了一个intel群,拉进了除我以外的其它成员。这个群被废弃了。我终于明白了立flag的后果就是当intel也当不成了。这次尴尬的情况让我突然不想玩这个游戏了,以前各种飞机,违规po都没让我放弃这个游戏,但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我一直以为这是个圆桌骑士的游戏,大家都能各抒己见。但没想到这次碰到这种情况,于是我在碎片群里说了下原因然后宣布不玩碎片战了,暂时afk。新疆人的性格就是这样比较直。好在后面杭州碎片战打得不错,最终碎片向北传出了杭州城,不过又陷入了上海。

退出碎片群以后,基本不再出去玩游戏了,但是一些战略po我还在充电,有一天一个俄罗斯玩家喊我说要来喀什打碎片,我在机场接到后,发现是个俄罗斯蓝莓。我给了她一些新疆的战略钥匙,后来俄罗斯绿军果然把碎片传到了霍尔果斯边境po上,这个蓝莓用我给的钥匙连接了喀什和塔城。把碎片封在了中国境内。接下来碎片在伊犁随机跳跃,天气太冷,俄罗斯蓝军也不想要这个碎片。后面两天绿军又进了四个这个角色的碎片,伊犁的碎片就失去射门价值了。不过绿军最终也没能把这块碎片弄走。

边疆地区玩家非常少,po也少的可怜。这导致这边很多边境城市的po成为重要的战略po,蓝军用几年的时间逐渐占领了很多重要的新疆战略po。不过一到旅游旺季这些战略po就不稳了,前几天有个玩家一路从甘肃打新疆战略,公屏上我们聊了一下,说是来旅游的。我就想等走了再慢慢打回来吧,谁知有一天,乌鲁木齐周边重要的几个战略掉了。接下来就发生了绿军从喀什盖中国的事情。我才知道这是来清障的绿军。那天早上miller打电话说赶紧看intel,绿军要盖中国了,我打开手机一看,已经盖上了,再早发现几分钟,还能从门口射个block出去。这就是我睡懒觉的后果。这下中国被盖了厚厚的绿被子,大家都很着急,clip_image009

喀什离乌鲁木齐将近1000公里最早的飞机是12.30的。Intel上可以看到绿军有8个人去了喀什。于是我决定去喀什揭这个盖子。在大佬群里秀了一下机票,很快大佬们就众筹给我报销了机票,在此向各位大佬表示感谢。

登机前,发现有个飞机号在勘察加半岛把盖子揭了。于是我这趟就变成了去断喀什到印尼的底边link,到了喀什,大家决定等第二天绿军走了再行动,于是我吃了老孙糖到处摸钥匙玩。第二天12点开始行动后,发现有六个绿军没走,于是揭盖行动变成了持久战,按miller的话就是,这是个看谁后回家的游戏,12点我一对六最终炸掉了绿军底边link,云南玩家oreoknight立刻做了block。

clip_image011

绿军只好射几个短link。把回去的机票往后改签了一天以后,我隔半天去炸一圈,但是绿军很快又占了回来。第三天走之前,我又断掉了所有的绿军link,谁知第四天,发现还有两个绿军没有走,不过他们的大战略已经做不成了。Block已经建立,先走的人留下的脚我也都清掉了。持久战非常耗费体力,喀什很热,顶着烈日每天走二十多公里和几个绿军大佬对杠,让这个游戏又变得枯燥乏味,回乌鲁木齐后还发烧了两天。不过最终目的还是达成了,断掉了绿军喀什顶点,至少让绿军知道他们要盖中国,一天都盖不住的。

这个游戏玩了几年,发现还是比较有意思,做战略比较耗人,不喜欢的话可以做做任务,哪怕随便玩玩当作散步也是不错的,游戏本身的限制使得很多玩家都是电脑高手,也造成了飞机满天飞的现象。如果大家都能秉持公平竞争,不作弊的态度,这个游戏会更有前途。希望猩猩利用人工智能更好的解决飞机问题和违规po问题。使大家更公平的玩耍。

一个底层蓝军的奋斗史——运气与无力

作为返乡的蓝军,我受到的是本地唯一玩家SteelLocke(L6蓝军)的热情问候。作为东道主他向我介绍了家乡portal的分布情况和敌情。作为一个苏北地级市,本地的portal并不算多(大多由他拓荒而来),而敌人只是偶尔来犯,而且对市区的众多防守薄弱的portal视而不见,看来不是本地人。

于是我就开始了天天hack天天充电的枯燥单调的特勤生涯。

我一般是骑自行车去hack(这样父母才能同意我出去),所以一般按下hack键后我就会把手机放进口袋,靠听来知道自己获得了些什么。

“Acquired:resornater,XMP,ADA Refactor,portal key.”我在心里跟着默念:resornater,XMP,ADA refactor。等等,ADA Refactor?那是什么东西?

掏出手机之后我才反应过来,一阵狂喜。

fighting15

据说平均每hack一千余次才能得到一个ADA Refactor或者Jaries virus,我这五百多次就碰到还算运气好(某些人请不要炫耀自己二三级便拿到毒的好运气→_→)

接下来的日子平平常常,直到发生了可怕的事情。

某天例行公事地打开www.ingress.com/intel,忽然发现苏中为绿色所笼罩。

fighting14

是的,你没看错,就是那个参与占领朝鲜半岛的盐城L7portal“泰山石敢当”和其它一些关键节点造成了此次大“瘟疫”。我应该庆幸它没有笼罩到我家那里(虽然只差三四公里)。但我和SteelLocke对其束手无策。虽然我们是受害者,但最近的建湖离我们也有八十余公里。首先是没有足够的时间,其次是七级的疑似床PO对于我们两个六级蓝军来说是难以攻下的,最怕无功而返。

我俩还在踌躇的时候,“朝鲜半岛大三角”出现了。

上一章

一个底层蓝军的奋斗史——开疆拓土

 

第一学期终于结束了,在学校的争斗与合作也暂告一段落。无人维护的校园渐渐发灰,只有偶尔路过的玩家插上几个谐振器赚一点AP。

作为ingress的“脑残”粉,下飞机第一件事便是打开ingress。与我之前的各种猜想截然不同的是,最近的po竟然远在3km之外!心一下子凉了一半,看来我的升级之路将在未来一个半月异常艰难……

这是我离开学校这片练级乐土的最后数据。

fighting08

而这是我到家坐在卧室的scanner景象,1.5千米啊啊啊::>_<::

fighting09

虽然远,但升级的步伐不能慢下来。于是我第二天就踏上了骑车刷AP的征程~(步行党不要恨我)

正逢RTT发布,由于本区(AS15-PAPA-11)的活跃玩家十分稀少(几乎能用一只手数过来),本人还很“光荣”地进入排行榜。

fighting10

至于绿军如此领先却没有活跃玩家的情况,我只能表示无可奈何。出差党等非常规玩家荼毒了本区,而节点不在我的活动范围之内(至少100km)。图示是我刚刚回家的情况,现在情况已越发恶化。对本区局势关注的玩家们,请登录www.ingress,com/intel 或用你们自己的方式查看AS15-PAPA-11区域的战况。

fighting11

第一天在家里对po进行操作便引起了本地蓝军的注意,一来二去就联系上了(因为没有获取本人许可,他的id与身份等个人信息我暂时不便透露)。作为独守空房没有绿军陪伴的苦逼蓝军,他一直默默地重复着安电容,等衰减,再安电容的枯燥练级程序。在见到我之后(很可惜我不是绿军),理所当然的很开心:他在城南我在市中心,合作起大field比原来省了好多路途劳顿。

这是我们合作的成果。

fighting12

虽然这里没有绿军,AP刷不起来。但可以刷起数据,也算苦中作乐。

fighting13

 

下一回我将详细写写我和本地蓝军的互动以及我回家遇到的一些惊喜。

上一章   下一章

一个底层蓝军的奋斗史——夹缝中求存

目录

正文

我依旧在两只高等级(对我来说)绿军的夹缝中生存着……

不敢攻击绿色的po,因为弹药不足,威力也不够,只能挑他们冬眠期间遗弃的中立po。悄悄立起了两个field。

再不放心也没办法,看着自己半天的战果,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第二天找到空闲打开ingress,瞬间无语。

当我在COMM里哭喊的时候(对付高等级非恶意的对手很管用),那个六级绿军出现了(383君)。他告诉我右上角的po是他顺手打掉的,在他宿舍楼下(你这跟床po有什么区别)……383君邪恶地给po按了一堆345级po还装了shield,直接让我这个低级蓝军放弃了反攻的念头。

不过为了补偿我(也许吧),他答应某天陪我去刷ap。这是他要写的东西,略过不提。

某天洗澡回宿舍的路上(我一般下楼都会hack几下),发现一只十分活跃的蓝军新人。搞了一片很大的field。

打了个招呼才发现,是外国妹子(疑似俄罗斯)

(话说俄罗斯人玩这个比较活跃吧…..)

我原来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这实在是太鼓舞人心了~~于是第二天我就去A区(学校的另一边)用中立po搞了一片大大的field。

fighting-07

这里还有一个可爱的细节……我的电量……

零下30℃加之流量和GPS的双重压力,就是30000毫安的移动电源也扛不住(怪不得他们冬眠)。

但是我,因为等级的提升和兴趣的提高,动作越来越大。下次我会讲讲我是怎么和两只绿军中较低级的那一只较量的。

上一章   下一章